腾讯分分彩后一5码平刷 > 优美散文 >

文化云南 别样美的丽江 旅游散文随笔

  门前一条丽江河,江水几长歌几多。山歌落在河水里,挑来家中泡茶喝。一口清茶一首歌,口口唱着美生活……听着这首优美的民歌,我来到了美丽的南国边陲古城——云南丽江。

  古道、古桥、古屋……丽江古城沉浸在浓浓的古典色彩当中。我来丽江,是因为人们告诉我,丽江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一处仙境。果然,丽江总是瑞云缭绕,祥雾笼罩,鸟儿在蓝天白云间鸣啭,牛羊在绿草红花中徜徉,人们在古桥流水边休闲,阳光照耀着生命的年轮,雪山涧溪洗涤着灵魂的尘埃。在那里,只有聆听,只有感悟,只有凝视,人与自然之间行处的那种和谐,那种柔情,那种依恋,把这些叠加在一起,这就是丽江,别样美的丽江。

  丽江,一个多么神奇诱人的地方,也因美丽的金沙江而得名。它位于云南西北部,金沙江中游,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的连接部,海拔2400米,古城依山势而建,顺水流而设,原名大研镇,始建于宋末元初,为古纳西王国的心脏,著名的文化名城,也是中国历史文化古城。

  对于丽江的美丽的依恋,不知有多少知名的摄影家、画家、导演,把最奇的构图、最美的瞬间、最斑斓的色彩凝固,表现在他们的摄影中,画面上,银幕里;不知有多少散文家、小说家或诗人,用最感人、最丰富的想象,最华丽的文字贡献给读者。让游过丽江的人,不会忘记它的秀美;无缘见过它的人,心里贮满渴望与期待。

  踩在那古老泛着青光的石板街上,秀丽、玲珑的南方古镇,就像许久没见的恋人,微笑着朝我走近。我知道,几百年前,丽江就以神奇吸引了大旅行家徐霞客,被徐称之“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民居群落,瓦屋栉比”。它至今保持着宋元以来的历史风貌,处处融汇汉、白、彝、藏、傈僳、苗、彝、曾米和摩梭人等民族的文化精华,并具有纳西族独特的风采,因此又有“活着的古城”之誉。在我国的城镇中,只有丽江与山西平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古城丽江把经济和战略重地与崎岖的地势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真实、完美地保存和再现了古朴的风貌。古城的建筑历经无数朝代的洗礼,饱经沧桑,它因融汇了各个民族的文化特色而声名远扬。丽江还拥有古老的供水系统,这一系统纵横交错、精巧独特,至今仍在有效地发挥着作用。”

  初到丽江,我就发现这座古城,既有江南水乡之容,又有高原山城之貌。与其他古城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没有围墙。关于丽江自古就不修筑围墙的说法有很多,一说是因为丽江世袭土司姓木,忌讳修筑城墙之后变成“困”字;又说丽江四周盘踞着藏、彝、白等大族,觊觎它的富庶,因此相对弱小的纳西族先民,干脆不修城墙不设防,成了一座中立城市。一条宽阔的清石路官道,横穿古城,几个世纪来,行走其上的马帮商队,将这条石板路踩得“错落有致”。不妨提出假设,也许丽江古城不修城墙的原因,是为了更好地做生意呢?一座以没有界限、宽广包容姿态的商城,从古至今就迎接着八方来客。

  古城中心,由整条繁华的铺面围成一块方形街面,称为四方街,街面宽广,主街有四条,向四面辐射。街巷相连,四通八达。每条巷道,均由玉彩花石铺就,显得光滑平整。青石铺垫的大街小道,蜿蜓曲折,光亮整洁。交结盘错的街道,狭窄幽深,与古朴的建筑相映成趣。古城的路很多,密密麻麻,实在找不着东南西北,恰到好处地点缀着那条街道以及街道四周的景色,令我赞叹不已。

  这次到丽江,我是从古城的东边进入,首先到达的是品茶馆。坐在充满民族风情的茶馆里,让滇红的水果香,普洱王的芳香,以及雪藤的浓香,依次在我口中流连,真有种道不出的沁人心脾。品了茶,沿着穿城而过的溪流,我来到了李家大院。据介绍,李家大院是典型的纳西族建筑,历经沧桑依然完好无损,其建筑之牢固,可见一斑。

  古时,纳西族的皇帝称土司,土司不允许普通百姓把家建造得像土司府一样豪华,除非经他允许。因李家的祖先为土司做出过巨大贡献,李家大院才获批得建。

  我刚跨进李家大院,就有一位李氏家族的老人热情地接待了我,带着我依次参观了院内各处景点。一楼的天井,二楼的厅堂都极具特点,我印象最深的是三楼的一个房间,房间还是古时候的摆设,听老人介绍说这里的每件物品都有一段故事。看着这写满厚重家族史的物件,听着这一段段承载家族奋斗的故事,忽然间有了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受,只觉得历史的烟云,就像那一层薄纱……在望月台看整个古城,古城尽收眼底,城内明清建筑鳞次栉比,灰砖青瓦,一派古旧气象。连远方的土司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李家大院,真是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地方,离开那里时,我还有点依依不舍。

  古城还是一座水中之城。清泉从四周山麓的岩石中喷涌而下,还有玉河水、东河人工水,让丽江清泉在房前屋后自由穿梭。有一部分是从海拔5510米的玉龙雪山上流下来的,纯净而又美丽。她带来了雪山的神秘和圣洁,吉祥和美好。

  丽江的水醉人心。一条条小溪,是一根根脉管,分布在古城那丰韵的肌体里,有动脉,有静脉,也有毛细血管。水,碧蓝碧蓝,清澈如镜,让你看到真实的自我,想隐也难;水,汩汩而流,似在欢笑,似在歌唱,似在诉说,有心人才能听明白。轻轻掬一捧,濯去满身的尘埃,濯去心灵的杂念,投入童话般的世界。

  水,古城的灵魂。是水让古城鲜活,是水让古城不老。其实,还有一些事物像水样,也在点缀着古城,为古城增辉,为古城注入活力。我循着丁丁冬冬的溪流声,走进了古城新华街。与江南水乡平静的水不同的是,古城的水是湍急地流着的。尽管水流急,但河岸很低,两岸绿树婆娑,垂柳依依。街头的老人坐在和煦的阳光下,听流水声哗哗地在耳边轻鸣,让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透溢出悠闲。

  有水就有桥。古城有大小桥达354座,其密度为平均每平方公里93座。形式有廊桥(风雨桥)、石拱桥、石板桥、木板桥等。大者如大石桥、万千桥、锁翠桥、仁寿桥、马鞍桥……最简易的小桥,是木板搭的桥。大石桥为古城众桥之首,位于四方街东向100米,由明代木氏土司所建,因从桥下河水中看到玉龙雪山倒影,又名映雪桥。该桥系双孔石拱桥,拱圈用板岩石支砌,桥长10余米,桥宽近4米,桥面用传统的五花石铺砌,坡度平缓,便于两岸往来。我走在桥上,抬头看山,低头看水。阳光下,水上一座桥,桥上一行人;水下一座桥,桥下一行人,虚虚实实,相映成趣,让我仿佛置身于一幅清幽柔美的水墨画中。难怪许多国际学者在考察丽江后便不想走了,一住就是二三十年,魂怕是被古城之韵勾去了吧。

  到了阿余灿至大石桥一段的街道,我快步走上大石桥的桥头,往南眺望,古城北面的玉龙雪山直指苍穹,发出的炫目银光,折射得古城迷离而神奇。当我调整视线往桥下看时,惊呆了:河水留有雪山的倒影。抬起头,眼前景色使我又醉了:河道上,一座座古栗木板桥,离河面很低,掩藏在绿柳草丛中。河水碰撞岸堤溅起水花,洒在桥板上,增添了桥的鲜活情趣。就在这时,一曲空灵飘逸的纳西古乐,从不远处漫了过来,流遍我全身,沁入我肺腑。

  古朴典雅,清丽空灵的纳西古乐,如同一条清清的溪流,不知流过多少春秋,魅力依然,热情未减。随着乐声,我踅进一家古乐馆,找了个临窗见河的位置坐下,一边喝着清茶,一边聆听着台上十多位年逾古稀的乐师,在演奏着六百多年历史的纳西古乐。“山坡羊”、“浪淘沙”、“步步桥”、“水龙吟”,那些如今只有在古典文学中才能见到的词牌,被这些耄耋老人依照工尺谱演奏得声名远扬。细细品味,身子越来越轻,最后飘到遥远而又神奇的王国。独树一帜的东巴文化更让人称绝,使我感觉到纳西民族是一个具有创造力的民族,奇迹般地将东巴经书、东巴古典舞蹈、东巴音乐,以及当今世界上惟一仍在使用的象形东巴文字等完整地保存下来。这是岁月沉淀下的文化精品,谁也无法复制。它就像一只只精灵,飞入一双慧眼中,然后飞遍世界各地。

  明净的雪水,潺潺流淌,滋润了纳西姑娘那芙蓉般的肌肤。她们水灵灵的眼睛,就像幽潭,望一眼,让你销魂,让你沉醉,让你难忘。她们似水的柔情是一场春雨,浇开游客唇角的微笑,浇开古城灿烂的日子。纳西姑娘,人间仙子!

  别样美的丽江古城,美在民俗的多元化上。丽江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多元化的城市。据我所知,全国56个少数民族,云南省就有27个,而丽江就居住着18个。这么多民族,居住同一个屋檐下,各民族的风情,各民族的风俗,各民族的文化,各民族的语言等等,自然构成了一个多彩的民族大舞台。在这个大舞台上,用他们不同民族的风俗,充实了丽江的文化内涵,用他们不同的语言,合成了丽江的多声部大合唱。在这个大舞台上,各个民族的同胞,表演着各自精彩的民族文化,展现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展现着他们的淘金技能,展现着他们的生存方式……

  别样美的丽江古城,还有吸引我的是历经时间打磨的青石板路面,那磨光的石面,居然由不同颜色的角砾岩(五花石)铺就。雨季不泥泞,夏季无尘土。它凹凸不平、深浅不匀。原来,这里曾是茶马古道,频繁的马帮来往,声声马蹄,踩出了平滑光亮的路面。

  踏着千年不变的步伐,丽江伴着音乐缓缓入夜。夜晚的丽江,更显得风情别致了。闻名遐尔的酒吧,就在四方街以西。人们似乎可以找寻到那种稍稍不同于传统丽江的气息。尽管人们对酒吧一条街出现在丽江古城有不同意见,但似乎很多历史文化名城都此“殊荣”,阳朔西街如此,丽江古城亦然。街上,悬挂在廊檐下和树丫上的灯笼,密密麻麻,满眼透红,掉进溪水,远望,恰似一幅夕阳晚照的图画。此时,荡漾在丽江,“小桥、流水、人家……”的诗句,不绝于耳。酒吧里的对歌声,由远而近,让我忍不住也想加入进去,喝几杯,吼几句。调头,我来到华灯高照的广场。舞会开始了,人山人海。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手挽手,就着呼呼燃烧的篝火,一圈、二圈、三圈……与纳西姑娘一起,踩着音乐,翩翩起舞,没有人在意你的舞姿,或优美,或笨拙;也没有人在乎的舞步,或娴熟,或生疏。在音乐的节拍中,在跳动的旋律里,人们似乎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时间,将欢乐尽情挥洒,让其笑容尽情绽放。我融进了那份美丽的异域风情里。

  这时,天又下起雨来,雨点打在身上,既像为我洗尘,又像为我洗礼。对我来说,古城之行,不就是一场文化洗礼吗?雨中飘着的纳西古乐,显得更加悦耳,更加醉人。

  看着这美丽的丽江古城,我不禁感叹:巍巍中华,悠悠历史,还有多少这样的历史名城分布在祖国四面八方啊!有朝一日,我一定继续追寻这一路文明。

  丽江啊,一个多么美丽的南国边陲古城……你何以让人如此痴迷?人与自然的和谐,纳西族文化,赋予人们心理满足和精神安慰。来这里,一个月太短,一年不长,就是一辈子也不嫌久。

  沈裕慎,本名裕生,笔名袁亮、沈泂等,1942年11月出生于上海安亭,江苏省昆山市花桥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1961年12月入伍,

  在北京、上海等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上发表百多万字,并在多次征文中获奖。著有《信仰的追求》、《紫气东来》、《一页知春》、《风荷记忆》、《风荷随笔》、《我的花溪情缘》、《心在山水间》、《风荷忆情》等散文随笔集。散文作品曾入选《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建国六十周年中国作家诗文大系》、当代作家经典丛书《中国当代散文精选280篇》、《中国当代散文作品选》、《当代游记散文大典》、《中国散文大系》、《全国作家散文精品集》及《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等书籍,具有一定的影响力,系上海百老讲师团成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