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后一5码平刷 > 优美散文 >

好的散文都是小说家写的?

  近来,广东出版界陆续推出贾平凹、韩少功、刘心武、蒋子龙、肖复兴、冯骥才、张抗抗等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小说家的回忆录、散文作品集,有的小说家甚至出版散文写作专著,沉寂有时的小说家散文创作潮流似有复苏的迹象——

  羊城晚报:在当下创作、出版环境中,散文地位似乎不及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高,甚至有“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的说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陈剑晖:自“五四”新文学以来,散文的地位的确比不上小说和诗歌,这是事实。因为散文不像小说那样有很大的体积,可以承担起“启蒙”“救亡”“图存”,乃至改造“国民性”,推动国家走向现代性这样的功能和作用;散文也不像诗歌那样有许多的流派和争论。相对来说,散文比较沉寂平静,甚至是波澜不兴,如此,散文便逐渐被边缘化。但是,散文是一种“全民性”的文体,从事散文写作的人很多。散文在上世纪90年代,在“五四”时期都曾经很辉煌,它是我国一笔重要的文学遗产,值得我们好好去继承和挖掘。

  说“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是胡说八道,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散文。难道鲁迅的《野草》,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背影》,沈从文的《湘西》系列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再拿当代来说,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道士塔》等大量散文,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龙应台的《目送》,以及张晓风、琦君、刘亮程等的大批散文,也都拥有大量的读者,难道比不上“三流小说”?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大量的小说家、诗人加入散文创作阵营,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散文,比如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其成就直逼鲁迅的《野草》;贾平凹的散文,有人认为比他的小说写得好;韩少功的《山南水北》,张炜的《融入野地》,王小波的《椰子树与平等》,于坚的《橡皮手记》,等等,也都是公认的优秀散文,且产生了广泛影响。那些说“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的人,其实没读几篇当代散文。他们对散文这种文体天然地有一种偏见和逆反心理;另一方面,他们对散文的整体水平和成就并不了解,便在那里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实不可取。

  羊城晚报:有不少文学名家以小说闻名,而后多创作散文随笔。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

  陈剑晖:上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写小说的人开始涉足散文随笔,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涉足的人不少,有史铁生、韩少功、张炜、张承志、铁凝、王安忆、梁晓声、刘心武、蒋子龙、冯骥才、余华、阿来、毕飞宇、迟子建,等等;莫言也出版了五六本散文集。这么多的小说家热衷于写散文随笔,有其原因:

  一是小说以虚构为生命,而散文则以写事实为其文体特征。散文可以更真实地呈现个人的生活体验,把心交给读者,把心灵世界的东西呈现出来。就是说,当小说家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现实,没法用小说来表现,这些小说家就会到散文里去,以此来抵抗流俗和生活中的各种格式化。

  二是散文更便于表达思想。对于作家来说,思想与技术是两条腿,有时左腿走在前面,有时右腿走在前面。小说对两条腿的平衡要求特别高,既要思想,又要技术,也就是叙述、结构、人物塑造等,而散文有时可以不考虑这种平衡。让思想孤军深入,直抵事物核心。我想,这正是许多小说家喜欢散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是散文的文体永远是敞开的。韩少功说散文就如公园,有很多出口和入口,读者可以从任何一个门口进来,也可以从任何一个门口出去。与小说相比,散文的文体较自由随意。它是技术主义特征最少的一种文体,不像小说、诗歌有整套的关于写作技法方面的理论。如果拿摄影来比喻,散文没有固定的机位,它的镜头可近可远,叙事可大可小。

  羊城晚报:小说家的散文有什么特点?他们的散文与专业散文家的散文有什么不同?

  陈剑晖:小说家的散文,有一些共性。一是见解更独特,思想更深刻;二是小说家的散文更注重叙事,而散文从古到今,都不太注重叙事;三是注重细节。

  说到不同,主要有两点:第一是专业散文家写作有许多条条框框,如“形散神不散”,“借景抒情”、“卒章显其志”,总之有一套规矩,而小说家写散文,则是“散文河里没规矩”,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样反倒写出了好散文。著名评论家谢有顺似乎有个说法,说新时期以来,好的散文都是小说家写的。话说得有点绝对,但基本符合散文的实际情况。第二是小说家写散文时,不太喜欢抒情,他们喜欢更真实、更基本的呈现。

  羊城晚报:在当下创作、出版环境中,散文地位似乎不及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高,甚至有“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的说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陈剑晖:自“五四”新文学以来,散文的地位的确比不上小说和诗歌,这是事实。因为散文不像小说那样有很大的体积,可以承担起“启蒙”“救亡”“图存”,乃至改造“国民性”,推动国家走向现代性这样的功能和作用;散文也不像诗歌那样有许多的流派和争论。相对来说,散文比较沉寂平静,甚至是波澜不兴,如此,散文便逐渐被边缘化。但是,散文是一种“全民性”的文体,从事散文写作的人很多。散文在上世纪90年代,在“五四”时期都曾经很辉煌,它是我国一笔重要的文学遗产,值得我们好好去继承和挖掘。

  说“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是胡说八道,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散文。难道鲁迅的《野草》,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背影》,沈从文的《湘西》系列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再拿当代来说,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道士塔》等大量散文,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龙应台的《目送》,以及张晓风、琦君、刘亮程等的大批散文,也都拥有大量的读者,难道比不上“三流小说”?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大量的小说家、诗人加入散文创作阵营,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散文,比如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其成就直逼鲁迅的《野草》;贾平凹的散文,有人认为比他的小说写得好;韩少功的《山南水北》,张炜的《融入野地》,王小波的《椰子树与平等》,于坚的《橡皮手记》,等等,也都是公认的优秀散文,且产生了广泛影响。那些说“一流散文比不上三流小说”的人,其实没读几篇当代散文。他们对散文这种文体天然地有一种偏见和逆反心理;另一方面,他们对散文的整体水平和成就并不了解,便在那里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实不可取。

  羊城晚报:有不少文学名家以小说闻名,而后多创作散文随笔。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

  陈剑晖:上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写小说的人开始涉足散文随笔,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涉足的人不少,有史铁生、韩少功、张炜、张承志、铁凝、王安忆、梁晓声、刘心武、蒋子龙、冯骥才、余华、阿来、毕飞宇、迟子建,等等;莫言也出版了五六本散文集。这么多的小说家热衷于写散文随笔,有其原因:

  一是小说以虚构为生命,而散文则以写事实为其文体特征。散文可以更真实地呈现个人的生活体验,把心交给读者,把心灵世界的东西呈现出来。就是说,当小说家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现实,没法用小说来表现,这些小说家就会到散文里去,以此来抵抗流俗和生活中的各种格式化。

  二是散文更便于表达思想。对于作家来说,思想与技术是两条腿,有时左腿走在前面,有时右腿走在前面。小说对两条腿的平衡要求特别高,既要思想,又要技术,也就是叙述、结构、人物塑造等,而散文有时可以不考虑这种平衡。让思想孤军深入,直抵事物核心。我想,这正是许多小说家喜欢散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是散文的文体永远是敞开的。韩少功说散文就如公园,有很多出口和入口,读者可以从任何一个门口进来,也可以从任何一个门口出去。与小说相比,散文的文体较自由随意。它是技术主义特征最少的一种文体,不像小说、诗歌有整套的关于写作技法方面的理论。如果拿摄影来比喻,散文没有固定的机位,它的镜头可近可远,叙事可大可小。

  羊城晚报:小说家的散文有什么特点?他们的散文与专业散文家的散文有什么不同?

  陈剑晖:小说家的散文,有一些共性。一是见解更独特,思想更深刻;二是小说家的散文更注重叙事,而散文从古到今,都不太注重叙事;三是注重细节。

  说到不同,主要有两点:第一是专业散文家写作有许多条条框框,如“形散神不散”,“借景抒情”、“卒章显其志”,总之有一套规矩,而小说家写散文,则是“散文河里没规矩”,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样反倒写出了好散文。著名评论家谢有顺似乎有个说法,说新时期以来,好的散文都是小说家写的。话说得有点绝对,但基本符合散文的实际情况。第二是小说家写散文时,不太喜欢抒情,他们喜欢更真实、更基本的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