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后一5码平刷 > 心情散文 >

文化广东珠海 我来了珠海 旅游文化散文随笔

  从机场到市区,一路走来,我印象最深的是,珠海的道路很宽,路两边的植被很茂密,离车道最近的是修剪整齐的灌木,杂以花草,再远一点,是排列整齐的浓绿的树。这些南国的树,绝大部分我叫不出名字,我只认得大叶榕和小叶榕,还有高大的椰树和澳洲棕榈。

  乍一看,椰子树跟澳洲棕榈很相似,其实它们的差别很大,一个像不受拘束的少女,她们很随意似的,头发披散着,大多扭着腰,又像那些魔术场上的道具演员,一个个被使了定身法,倾斜着身子,差不多跟地面形成45度夹角。可是澳洲棕榈呢,则一律规规矩矩地直立,绝不旁逸斜出。她们的身材比椰子树高大,真可谓亭亭玉立。还因为出生高贵的原因吧,她们穿着一身豪华的绿装,衣服表面闪耀着绿色的光泽,显得珠光宝气。如果从树干的表皮来形容,我更加坚定了澳洲棕榈的贵妇人身份,而椰子树则是一群整天脸朝黄土背朝青天的老农妇,这些老妇的皮肤粗糙得很,应该是几十年栉风沐雨的结果吧。

  小叶榕的叶子很像我们内地的香樟,不过比香樟的叶子茂密,树冠也大些,从树冠的底层挂下许多棕红色的气根,气根很细,很密,像古人下巴上垂下的胡须。大叶榕则显得大气得多,它们的树干粗壮而光滑,叶片肥厚而富有光泽,乍一看,有如内地的广玉兰。如果把它们都看成一把把伞的话,广玉兰的伞未来得及全部撑开,而大叶榕则尽情地舒展自如,还由于这些伞太大,它的主干支撑不住,这些大叶榕便像大山里的背山工,不得不随时支起一根根“打杵”。

  我以为珠海热得不得了呢,没想到,珠海以滂沱的大雨来迎接我。我们乘坐的飞机飞临珠海时,珠海还阳光灿烂,从奔跑的云隙里,我们能看见一湾湾明亮的海水,一片片翠绿的田野和山岭。可是刚出机场不久,天就阴沉下来,紧接着是一阵狂风,然后便是啪嗒啪嗒的雨点。

  一下雨,天气就凉快起来,下午的雨下一下,停一停,到夜里便哗啦哗啦下成一片,第二天早上起来,大雨还在不住点儿地下,一直持续地下了3天。

  第二天晚上,我们再也在家里呆不住,女儿便带着我和妻,还有我弟弟的两个孩子,打着雨伞去了趟圆明新园,由于是晚上去,我们只能在园外的广场上溜达了一下,圆明新园高大而豪华的门墙已经给了我们震撼。它的屋顶盖着金黄色的琉璃瓦,大门被涂成朱红。借助街灯,我们能依稀看见院子里的仿古建筑,那些古建筑在浓荫里忽明忽现,给我们皇家园林的阴森和神秘的感觉。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近代史的人,没有不知道八国联军对圆明园的掠夺的。我知道,当年,英国侵略军曾经在珠海郊区的白石村受到过重创,人们在珠海建起这座圆明新园,一定有它的深意的。

  我们到达圆明新园时,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老太爷是不是还在为中国一百多年前的屈辱而感伤呢?我知道,这连阴雨不会老下下去,阴雨过后,必然是晴天,那么老天爷,您也不必再为圆明园悲伤,当年的英国人应该还记得珠海人的骁勇,那么,等到大雨一停,我见到的,一定是一个明媚的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