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后一5码平刷 > 心情散文 >

楚雄日记 ▏羊歇地的变迁(散文

  羊歇地,是南华县边远山区罗武庄乡的一个村委会。1987年,我调入县委宣传部不久,随县委扶贫工作队进驻进驻羊歇地村蹲点。我们在三家村下了北京吉普后,便沿着陡峭的山路走向一街河。一路陡壁绝壑,如斧劈刀削。路如带,谷成垄,山极险峻,路极狭窄。站在陡峭的山崖举目四望,苍凉得够味,苍凉得心惊。

  夜宿羊歇地,周围一片清雅幽寂,心间掠过一丝寂寞。过了不久,我才知道羊歇地是全县少有的贫困村,比我想象到的贫穷,穷得声名远扬。“望天一条缝,望地一条河”,成了羊歇地的真实写照。村民南瓜萝卜难以吃到年底岁尾,不少人家要靠政府供应救济粮。在他们眼里,每月领50多元国家工资的工作队员,个个是超级富翁。老母鸡下了蛋,家家几乎都攒着,卖给村公所或提去乡街子卖,买油买盐,或给孩子买作业本交学费。孩童也下地干活计,怕尖利的石子戳破鞋,干脆打赤脚。由于穷,孩子和老人大都没有去过县城,少见多怪。

  1981年,开挖大蛇腰到罗武庄的乡村公路,几个老人激动得睡不着,约起来背着冷饭团走了20多公里的山路专程去“看热闹”。小车在前面跑,货车在后面追。老人心花怒放地说,“不得了耶,儿子比老子还跑得怪(快)!”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汽车!

  羊歇地穷,没有鸟鸣没有山花的莽莽荒岭,植被稀疏,要在山上找一棵做锄头把的木材都很难。但是,那里有一种植物最富足:剑麻!它宛如一把把厚实、锋利的宝剑,剑柄入地,剑尖冲天,威风凛冽,在干枯的黄土地上放射出生命的异彩,仿佛在向穷山恶水示威。形象桀骜不驯、令人敬畏,犹如贫瘠土地山,纯朴而坚韧的山民。

  傍晚无事,我常独自出门去看山。特别是有月亮的晚上,总少不了外出赏月观云。蜿蜒的山道月色澄明柔和,清辉流淌……真是“月光如水水如天。”

  加:然而,看到,看到月色下,衣衫褴褛的村庄和怪石嶙峋、陡峭凄凉的山地,我又心里生出些许苍凉和无奈!

  时光飞逝,转眼30年过去。去年,我再去羊歇地,感慨万千! “路如带,谷成垄”的景象烟消云散。高山顶上架起了高压线,陡峭的山路不见了,替代它的是一条宽敞的乡村公路,摩托车、农用车、小汽车……在山路上奔跑。有了这条公路,各种农用物资可以直接运回村里,村里的农产品也很方便的运出村外。进出村里的各种物资和农产品,靠人背马驮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我们乘坐的车可以直达村委会。

  昔日村子里潮湿破旧的土掌房、平顶房,被一所所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崭新砖混房替代。一些旧瓦房,外墙刷了石灰浆、水泥浆,一番新农村的景象。走进农户家,各种家用电器,沼气灶、电磁炉、太阳能热水器、电视电冰箱等随处可见……。精准扶贫的春风,吹亮羊歇地。沐浴着党的阳光雨露和改革开放政策,羊歇,旧貌换新颜,群众生活日新月异,就像电脑高手按了一下“刷新”键,一切都已经脱胎换骨。

  如今,去羊歇地过夜,静坐山坡,欣赏远方一轮清澈明亮的山月,如水月色下,崭新的村庄,越发秀丽了,并透着昂扬的勃勃生机!

  如今,坐落在彝山大地一道道山梁上、或一个个山洼里不起眼的小山村,犹如一个个淳朴善良的村姑,在春风的召唤中,聘婷而来,笑语晏晏,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

  郭志安,笔名雪果,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写小说和诗歌,全国报刊发表作品4000余篇(首)。出版《心情是片红叶》等诗歌小说散文集5部,待出诗集《温情的火焰》。作品发表《诗选刊》等全国报刊,入选《中国网络诗歌精选》等选本,荣获滇西文学奖(诗歌)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