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后一5码平刷 > 抒情散文 >

欢庆与沉思——中国散文诗百年

  《新青年》杂志1918年5月发表了北大教授刘半农翻译的印度作品《我行雪中》,文末附注称它是一篇结构精密的散文诗。“散文诗”这一名称从此开始在中国报刊上出现。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散文诗集《巴黎的忧郁》,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传入中国,极大地影响与推动了中国散文诗的诞生与发展。此后,鲁迅与他的《野草》及一大批现代散文诗作家与作品开创了中国散文诗的基业,引领了中国散文诗的出发与前进。弹指一挥间,中国散文诗一百年的历程成为美好回忆。

  由中外散文诗学会海梦、王幅明、赵振元主编的《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已出版,《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一卷、二卷也即将出版,而更早些,福建省作家协会也已出版了福建百年散文诗选《闽派诗歌·散文诗卷》……一百年的时光,几代人的努力,中国散文诗经历探索,不断发展,日益成熟,成就有目共睹。

  1984年以柯蓝、郭风为会长的中国散文诗学会在北京成立,之后又成立了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中外散文诗学会、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以及部分省市的分会,团结带领广大的散文诗作家深入生活、研讨创作,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文艺报、中外散文诗学会、河南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颁奖会暨《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首发式2007年11月11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经评选,郭风、彭燕郊、耿林莽、李耕四位德高望重的散文诗作家获得中国散文诗终生艺术成就奖。许淇、海梦、邹岳汉、徐成淼、田景丰、王幅明、王光明、夏马、王剑冰、严炎十位散文诗作家、理论家和编辑家获得中国散文诗重大贡献奖。刘虔、王尔碑、王宗仁、钟声扬、王猛仁、喻子涵、莫独、敏歧、蔡旭、陈志泽十位散文诗作家获得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奖。方文竹的《美人香草》等18部、徐治平的《散文诗美学论》等5部作品分别获得当代优秀散文诗集奖与当代优秀散文诗理论集奖。这一次盛会反映出中国散文诗喜人的蓬勃生机和繁荣景象。

  从柯蓝的《早霞短笛》、郭风的《叶笛集》出版以来,散文诗作家推出的散文诗集不计其数。老中青散文诗作家勤奋耕耘,佳著迭出,郭风、柯蓝、李耕、许淇、耿林莽等老作家出版了散文诗多部,其中蔡旭一人就出版了28本散文诗集。周庆荣近年出版的《有理想的人》《有远方的人》《有温度的人》三部散文诗集,将随笔引进散文诗,呈现出独特风格,在散文诗界引起较大反响。中国散文诗的创作从较为单一的牧歌式赞美生活走向多角度表现生活、思考生活,从继承传统的艺术表现方式走向勇于吸取外来的超时空想象手法,增强艺术表现力与多样性,从题材的狭窄走向宽广,从轻浅走向厚重,从保守走向开放,善于吸取其他文体之长和一切先进文学的营养,提高艺术质量,从较为简单的感情描写,呼唤真善美,走向更为丰富、深刻的反映社会人生、鞭笞假丑恶以及由此引发的心灵震颤……

  理论著作也填补了很长时间的空白,出版了柯蓝的《中国散文诗创作概论》、王光明的《散文诗的世界》、李标晶的《二十世纪中国散文诗论》、王志清的《散文诗美学》、徐成淼的《散文诗的精灵》、王幅明的《美丽的混血儿》、蒋登科的《散文诗文体论》、耿林莽的《散文诗评品录》、陈志泽的《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崔国发的《中国散文诗学散论》、章闻哲的《散文诗社会》、秦兆基的《散文诗品》等,达数十部之多。各种散文诗丛书和年度选陆续出版,郭风、刘北汜主编的《曙前散文诗丛书》,郭风、柯蓝主编的《黎明散文诗丛书》,王幅明主编的《二十一世纪散文诗》出版数辑,有的还在继续出版。我国每年正式出版的散文诗年度选集已多达7种以上。各种全国性的权威散文诗选集,如《十年散文诗》《六十年散文诗》《新中国六十文学大系·散文诗精选》《中国散文诗90年》等,工程浩大,影响深远。专门的散文诗刊物《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星星·散文诗》和《文学报》每期四版箫风主编的“散文诗研究” 、《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专页》和不少辟有固定散文诗栏目的纯文学刊物、网络散文诗平台,读者之多、影响之大,令人惊叹。

  散文诗作家的队伍空前壮大,创作空前繁荣,中国散文诗一百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令人欢欣鼓舞!

  散文诗是诗与散文的完美融合,才成为散文与诗以及其他文体不可替代的优秀文学品种。波德莱尔因为不满足诗的高度概括、高度简练而寻找比他的诗集《恶之花》“更自由、细腻、辛辣”的表现方式,才创造了融入散文元素的“散文诗”这一文体,出版了《巴黎的忧郁》。大诗人艾青认为散文诗应该“让诗和散文携手并进,进入美的天国”(中国散文诗学会成立时的贺词)。柯蓝、郭风等老一辈散文诗作家,关于散文诗文体的诸多论述对于散文诗独立文体地位的确立更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年因为工作的需要,我阅读较多的散文诗,却发现不少散文诗其实属于抒情小散文或过分“诗化”、几近诗歌的作品。散文诗文体意识不强明显制约了创作的繁荣发展,影响了散文诗独立文体的强化与发展。需要特别提及的是,本来散文诗的文体特征(特别是在具有诗的品质的同时,融入一定散文性细节)使它具有更细腻、更深刻表现现实生活,反映伟大时代的独特功能,可是因为害怕“诗化”的削弱而拒绝散文元素的融入,真正符合散文诗文体要求的散文诗精品还不是太多,散文诗独立文体的地位迄今未能真正确立。

  所谓“中国散文诗”,“中国”是一个不能更改的坐标。中国散文诗当然应该是开放与多元的,但任何外来的散文诗艺术形式,都只能吸取其有益成分,而不能模仿与照搬。而忽视深入和表现多姿多彩的生活,将散文诗看作凭借艺术技巧就能摆弄好的小玩意儿的创作,必然内容“贫血”。当今散文诗创作中存在的“形式大于内容”的现象应该努力克服和避免。中国散文诗如何体现中国气派、中国情怀、中国作风,如何更好反映现实生活,有创新、有气魄、有担当、接地气,真正成为人民群众喜爱的精神食粮,真正发出无愧于我们伟大时代的中国声音,值得散文诗作家们认真思考,努力进取。